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我有一张沾沾卡 > 第六十四章 不疯魔不成活
    “同学们,愿意去暗月谷救人的跟我走!”第一武院的核心区,有人透过通讯手表呼喊。

    “踏平暗月谷,击杀人面金翼蛛!”

    “暗月谷虽然危险,但是我们有热血!”

    第一次进攻暗月谷的失败,虽然让不少人心寒,但是人面金翼蛛的挑衅,还是让整个第一武院爆炸了开来。

    第一武院的学生中,步入四品的武者不超过五十个,他们已经被严令不得进入沧源山!

    但是三品以下的第一武院学生,此时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们聚集着要进入沧源山的时候,一个并不太高,但是却犹如标枪一般的身影,挡住了他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谁也不准去!”

    男子冷厉道:“我知道你们不惧死亡,但是此刻,活着比死了更需要勇气!我不能让你们白白奉上自己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出手,但是我一旦出手,第一武院有九成以上的可能不复存在!”

    “现在,我用第一武院院长的身份命令你们,任何人不得再进入沧源山!”

    “处在沧源山的学生,十二个小时内,必须返回!”

    这男子的话掷地有声,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磅礴如山的气势,以及一种悲切,一种无奈的悲切。

    第一武院的学生都没有离开,他们默默的站在空地上,和他们的院长对峙着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挡着所有学生的男子,同样一动不动!他就好似一个没有感情的石人,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院长,哎!”罗老虎站在远处,感慨道:“幸好,我不用成为院长!”

    在这种难捱的对峙中,几乎所有在沧源山的第一武院学生,都接到了院长的命令。

    虽然有不少人仰天长啸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悲愤,悲痛,悲哀!

    唐锐听到了长啸,更看到了同学们的黯然离开,在沧源山,他甚至接到了罗老虎的通讯。

    “回来。”罗老虎开始只说了两个字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时唐锐没有回应,罗老虎接着道:“祁连城和我,也算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关系一般般,但是他唯一的女儿遇到危险,即使让我豁出去拼命,我也会把她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,明显是一场诱杀,只能忍了,冲动是魔鬼!”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不至于蠢到明知是陷阱,还要跳下去吧!”

    在罗老虎深情的说救人的时候,唐锐差点以为罗老虎是不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的咆哮,让唐锐清醒的意识到,罗老虎还是罗老虎!

    “老师,帮你拿到最强武师,我欠你的积分是不是就一笔勾销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就回去!”

    挂断了通讯器,唐锐就觉得自己的胸中憋着一团火。

    自己并不是头脑一热,拍板决策的冲动傻三儿,但是此时的情况,让他无比的难受。

    院长的做法,从极端理智的方面分析,好像没有错!

    但是如果连一点点错误都不敢犯,那正确的道路上岂不是人满为患了?

    祁连月是那个为了人族拼尽了最后一滴血的家族的唯一后裔,人面金翼蛛透过通讯手表的挑衅更像在钓鱼,说不定这背后,更隐藏着一些凶兽中顶级存在的策划……

    但是,这又如何!

    孤身杀入暗月谷,唐锐知道自己做不到。虽然他身上有不少技能,但是他有自知之明,以他目前的能力,尚且比不过上百血脉武者的联手。

    上百人十分钟损失大半,他自己更白搭!

    雷怒天刀!

    玉石俱焚的雷怒天刀!

    唐锐在雷老虎用通讯手表联系的时候,就想到了雷怒天刀!

    可是他对自己施展的雷怒天刀,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,更何况只图一时痛快救不出人,还要把自己整个搭进去,他可不当这种傻瓜。

    唐锐首先想到的,是那些蚊子!

    整个沧源山的蚊子,真的不少,如果将这些蚊子聚集起来攻杀暗月谷,说不定能够帮自己救出人来。

    即使这些蚊子救不了人,最起码它们也能够将暗月谷的蜘蛛给磨死大半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音频共振的手段,所以唐锐在那些嗡嗡的讨论着什么样的血好喝的蚊子中,再次主动开口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一个兄弟被蜘蛛给吃了!”

    有了金线虫的经验,再加上已经熟悉了蚊子们说话的规律,所以唐锐很快就适应了蚊子们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几个兄弟都是被蜘蛛给吃的!”

    “哎,暗月谷的蜘蛛真可恶,我的几个相好也被它们给吃光了!”

    蚊子对蜘蛛,真真的苦大仇深,唐锐只是说了一句,一公里内足足有上千蚊子回应。

    虽然蚊子的个头小,但是汇聚整座沧源山的蚊子,绝对是一支不小的力量。

    唐锐压制着心里的兴奋,准备故技重施,又煽动了不少蚊子心里的恶念后,就愤怒的道:“坚决不能再任由这些蜘蛛欺负我们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单个不是它们的对手,但是只要我们整个沧源山的兄弟召集起来,一定能把可恶的蜘蛛给弄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们吸了蜘蛛的血,说不定能进化的更快。”

    忽悠金线虫的时候,经过唐锐这么一挑拨,金线虫就开始汇聚,并横扫四方。

    这一次,唐锐觉得自己还会旗开得胜,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证明,他想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和暗月谷的蜘蛛开战?兄弟,我看你是不是活腻歪了,呜呜,我发现了一头赤炎猪,去吸血了!”

    “饿了,我发现了一头独角羊,去尝一尝它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也要去找那独角羊!”

    也就是一个瞬间,本来同仇敌忾的一众蚊子,就已经变成了一盘散沙!

    听着这些蚊子的嗡嗡声,唐锐不由得哀叹,尼玛,不是所有生命,都是金线虫。

    给我百万金线虫,我绝对能平了这些人面金翼蛛!

    憋闷之下的唐锐不肯死心,再次换了十几波蚊子,却发现这些蚊子,真的是成不了大事。

    它们对于蜘蛛,从心底藏着一种畏惧,这种畏惧让它们听到和人面金翼蛛开战的怂恿,立刻选择退缩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只有这般的离去么?老子不甘心哪!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唐锐的目光看向了正在一棵树上织网的蜘蛛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蜘蛛只有成人拳头大小,但是从外形上看,应该属于人面金翼蛛这个族群,不知道它是不是察觉到了唐锐不好惹,所以没有主动挑衅唐锐。

    捏死这蜘蛛,出一口气吗?

    唐锐这么想着,随手就朝着那蜘蛛扔出了一张一级沾沾卡。可是一级沾沾卡在扔出后,唐锐才发现这一级沾沾卡,直接就失败了。

    普通的蜘蛛,竟然也进化到了血脉战士的级别吗?这个世界的进化,还真的是让人恐怖。

    唐锐随即扔出了一张二级沾沾卡,这一次倒是一次成功,蜘蛛的身上,瞬间出现了四项技能。

    对于选择到蜘蛛的哪一项技能,唐锐并不在意,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,将这只也算是人面金翼蛛族群的蜘蛛所有技能统统沾取一遍。

    “敛息!”

    这技能是干什么的?唐锐随手点动,橙红色的卡牌,迅速融入了唐锐的体内。

    而随着这敛息的入体,唐锐顿时明白这敛息的手段,不但是人面金翼蛛的一种技能,更是几乎所有蜘蛛的技能。

    在捕猎的时候,收敛自己身上的气息,随时给捕食的对象以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个技能,好像挺有用!

    唐锐心中念头闪动,再次朝着那蜘蛛使用二级沾沾卡。

    十张二级沾沾卡下去,那人面金翼蛛的技能,已经被唐锐沾取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控丝、腐蚀血脉低等、毒雾!

    三种后续沾取到的技能,让唐锐感觉最为有用的,就是控丝。

    这控丝不但包括生出丝线织网,更包括在蛛丝上行走,有了这控丝的能力,在蛛丝上行走几乎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而蜘蛛网最大的作用粘服,此时对唐锐来说,已经不起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拥有了这控丝技能,在无穷的蛛网中,唐锐可以说这也是自己的主场。

    至于腐蚀血脉低等,无声无息的就已经融入到唐锐的血脉中,让唐锐的血脉,并没有出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而毒雾的技能,唐锐则没有太理会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!”

    通讯手表的声音,再次响起,这一次映入唐锐眼眸中的,依旧是一张照片,一只人面金翼蛛正津津有味的舔舐着从祁连月身上滴落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,让人恐惧,更让人愤怒。

    “人族都是懦夫,看着你们的英雄后裔,就这样死在你们面前,都不敢来救,啧啧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人族都是懦弱无能的代名词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些讥讽,看着那高高的蛛网,唐锐的眼眸中,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冷光。

    他在来到这个世上,一直都在告诉自己,每临大事都要平心静气,但是现在,他觉得热血上涌,他憋不住了!

    蜘蛛靠的都是蛛网,自己已经有了蜘蛛的能力,再加上身上的各种手段,这一次救人,应该有五成把握。

    五成把握,任何一个理智的人,都会选择离去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唐锐觉得不疯魔,不成活!是男人就得有该死鸟朝上,不死万万年的气魄!我为什么不能拼一把呢!

    宝石猫说

    新书期,需要各位老大的支持,收藏推荐来一波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