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鲜血之座,黑铁之冠 > 第四十六章 空间传送
    必思兰城,火焰法师蒙斯特的法师塔。

    凡是对空间有所研究的法师,法师塔里总是有一间用于设置空间定位法阵的房间。

    蒙斯特本身是火焰专精法师,对召唤恶魔无感。但是他的老师大法师维多克,却是炼金学、恶魔学、空间学和建筑学的大拿。

    因此,在弟子法师塔落脚的维多克大法师,在用来锚定深渊碎片的专用法师塔没有建立以前,暂时租借了弟子法师塔其中一层,临时设置了一个锁定深渊碎片方位的空间定位法阵。

    霍利德家餐厅中的情景,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两位法师面前。

    包括汉克男爵、霍利德夫妇在内,这些人在画面上全都是半透明状态,可以看到他们的气血分布。

    在汉克男爵一家三人身上,更是在手指、腰带和饰品上有灵光闪烁,说明他们各自携带着一些魔法装备。

    在画面上,只有高德骑士浑身上下呈现一片纯白,没有半点透明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看这位高德骑士一定是在骗人。您看,他身上连一件魔法装备都没有,有哪一位大法师的弟子会穷成这样?他可是斗气形成气场,能排斥魔法观测的巅峰骑士!我根本没听说过有洗雪这位法师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没听说过有哪位传奇大法师叫‘洗雪’这个名字,嗯,一位这么年轻的巅峰骑士,看起来很有些研究价值——启动束缚法阵。”

    “束缚法阵启动。”

    四颗紫色宝石和三颗钻石依次亮起,镶嵌在地板上和墙体上的秘银线闪烁光华,房间中,一个虚幻的束缚牢笼开始从无到有,在传送法阵上空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空间定位法阵启动、牵引模式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由星辰金铺设的法阵开始充能,上面镶嵌的十二颗蓝宝石开始发光,一个立体法阵在束缚牢笼中渐渐成型。

    “诱饵启动。”

    画面中,人偶法师开始启动体内的能量回路。

    下一刻,投影图像突然在一阵波动之后,像泡影一般破碎、消失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——”空间定位法阵上,十二颗作为能量节点的蓝宝石崩碎如粉。

    “卡啦”一声,作为投影源的水晶球裂开两半。

    突发巨变,让蒙斯特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维多克大法师的脸色阴晴不定,色泽如同黑夜般的法袍更是一阵剧烈波动,连上面的星星点点的光芒都黯淡了几颗。

    ‘竟然能在空间投送中直接施加干扰,让我法术反噬,要不是有这件星辰法袍,恐怕我还得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看来那位‘洗雪’大师还真的存在,而且八成就是一位传奇大法师。洗雪?没有哪位传奇大法师使用过这个名字啊?

    而且作为法师,竟然能训练出一位大骑士和一位传奇刺客,这到底是哪位呢?难道是其他位面来的法师?还是某位长久不出现人间的老怪物?’

    大法师维多克没有回答弟子的疑问。

    他一边在心中沉吟,一边信手一拂,束缚间里崩碎的法阵材料像是被一阵旋风卷起,投入到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“蒙斯特,提高法师塔警戒等级,这件事恐怕麻烦不小。我先看看能不能联系上9型替身人偶——看来还是得想办法,把这位高德骑士找回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一位尚未突破传奇的大骑士,只要不是战神教派的战争骑士,作为大法师的维多克并不在乎,就算还有一位传奇刺客,维多克也顶多是顾忌几分,平日里少走出法师塔就是了,大不了多用传送。

    传奇刺客其实也就是那样,如果有人敢进法师塔行刺一位法师,那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可是,要是被一位不知道其专长的传奇大法师惦记上,那就算维多克是十八级的大法师,又躲在弟子的法师塔里,也有些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传奇法师的底牌,一般都是以神明作为假想敌的。一座低等级的法师塔,绝对扛不住一位有备而来的传奇法师。

    一位十六级的暗夜游侠大师死亡,就让他大法师维多克出头找场子,他又凭什么认为自己把人家辛苦培养的巅峰骑士给传送没了,人家就会一笑而过?

    法师从来不凭侥幸行事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也不是全无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神明占据主流,法师们虽然强大,但是还不能正面对抗神明。

    在主物质位面内,传奇法师们并不惧怕神明,但是离开主物质位面,无论是星界、混沌海还是深渊,在神明能充分发挥力量的地方,就不是传奇法师所能对抗了。

    为了抵抗神明的统治,探寻真理的道路,正统法师(正统法师特指研究型法师)通常倾向于互相合作而不是冲突,所以这件事还有周旋余地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能抢在对方之前,把那位大骑士找回来,并将误会解释清楚,其他的事情应该好商量。

    但如果让对方先找到自己的弟子,然后再回头找自己算账的话,那恐怕自己付出的代价就要大多了。

    维多克并不担心对方抢在自己前面,因为传送虽然失误,但是那个9型人偶还在对方身边,只要自己能定位人偶,就可以知道对方人在哪里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一辆轮椅车上的传送法阵,顶多就把人传送出百来公里,不会再远了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的是,会不会把他传送到临近的深渊位面碎片里去。

    自己设置的这个牵引法阵,本身可就锁定着深渊碎片呢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电影。

    这些娱乐频道中,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‘能动手就别BB’。

    好吧,这句话其实不怎么正确。很多情况下如果动了手,事情就会朝无可挽回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样做痛快!

    电影和卡通就是为了让人爽的,怎么爽怎么拍。

    电影为了情节合理,通常会选择特定的人物性格,设置某些特定场景,让‘能动手就别bb’、‘不先下手就会落入被动’等等谬论显得像是真理一般真实可信。

    安德就是这种理念的受害者。

    所以当白龙罡气毫无阻碍的渗透进去,安德顿时发现那位白袍法师不过是一个人偶。

    在人偶中有不少能量回路,这些能量回路代表什么东西,安德当然看不懂,不过其中有几条指向性的喷射管道,这些管道指向哪里,安德还是看得懂的。

    所以安德一旦确定自己能阻止对方和房间里的众人同归于尽,顿时直接出手。

    可大法师的造物,依然超乎他想象之外。

    安德出手的时候,已经预计到这人偶身上必有种种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动则已,一出手便施展白龙罡气封锁了周围环境,务必让这人偶无法调用外界能量;同时锁死人偶内部能量回路。

    结果千小心、万小心,却没想到这个外表跟活人一模一样的人偶根本就不是核心。

    真正的核心是人偶座下的那辆轮椅车!

    当安德抓到人偶时候,轮椅车上的触发式法阵瞬间发动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天旋地转,即使是安德,在全无防备之下(他的防备全部放在加强自己防御力上了)也只来得催动白龙罡气略略干扰,就和人偶一起来到了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尤其糟糕的是,人偶倒还算是基本完整,可那一台带有触发式传送术的轮椅车已经四分五裂、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安德曾经努力把轮椅车的碎块拼接成原本的样子,不过光是看看里面全是裂缝的法阵、碎成粉末的不知名晶体,安德也没啥信心让这玩意再次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就算真能运转起来,安德也不一定敢往上凑——这玩意完好的时候,能把自己传送到这个鬼地方,现在这么乱七八糟的样子,谁知道会把自己传送到哪里去?

    安德颓然的放开手,这下可怎么办?

    靠自己想办法修复传送法阵?别开玩笑了,要是安德这种门外汉看一眼就能修复这么复杂的魔法阵,整个主物质位面的法师们早就集体上吊了。

    他踹了踹旁边的人偶法师,希望这位人偶法师能突然跳起来,哪怕它跳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给自己来一发火球术糊脸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可人偶法师一动不动,它在额头处缺损了一块,露出脑袋里面异常复杂的水晶结构,只有一闪一闪的蓝光在脑袋里不时的闪烁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安德来到这个鬼地方的第二天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,又略带着一点暗红,让人看着就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不远处倒是有些植物,不过安德连一种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要知道安德可是在靠近森林的汉克领长大的,又在伐木场干过一年统计员工作,还时常出没黑森林。

    要说有他不认识的植物那很正常,可是这些植物中,他竟然连一种都没见过,那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空气火辣辣的,这个火辣辣不是指温度高,而是一种味道,是的,味道!

    空气中这种火辣的味道,让人每呼吸一次就心火上升,恨不得要破坏些什么东西才痛快。

    心情极度烦躁中,安德反手一拳,罡气奔腾如怒龙,一时间山石崩落,掩住了洞口。

    安德头也不回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无论这是哪里,总要找出一条回家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