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儒道至圣 > 第3062章 夺丰州!
    各国读书人得知这个消息,纷纷嘲笑庆国,这就是典型的作茧自缚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读书人不仅不骂颜域空,反而称赞颜域空,因为颜域空虽然离开庆国,但加入的是孔城,没有加入景国,不算背叛国家。

    甚至于,连一些庆国读书人都帮颜域空说话,毕竟内阁离间方运和颜域空的做法过分了。

    大多数庆国人没有骂颜域空,而是骂庆国内阁,骂宗家,骂杂家毁了庆国的未来!

    许多庆国读书人甚至气红了眼,跑到新京的皇宫前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因为,颜域空原本是他们的希望!

    颜域空原本是庆国的希望!

    颜域空原本是下一尊庆国半圣!

    现在,颜域空走了。

    是被内阁和杂家人逼走的。

    暴怒的读书人知道不是颜域空的错,换做自己是颜域空,也会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,大量庆国读书人汇聚在庆国新京,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。

    庆国阁部官员难以置信,一时间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这不是杂家对付方运屡次使用的手段么,怎么在自己身上发生了?

    事情很快发酵,传遍全庆国乃至全人族,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,庆国现在已经风雨飘摇,大厦将倾。

    离开庆国的读书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有些读书人对庆国彻底绝望,没有去景国,而是去其他国家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景国在陵州的夺州非常顺利,每夺一城,城中文武官员豪门大户主动帮助维护秩序。

    陵州的一些城市距离夕州较远,还没有被攻克,那里的官员怕有人暗中捣乱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城里的流氓地痞全部抓捕干净,塞进监牢。

    陵州的地痞流氓很无奈,只能默默地啃着发霉发臭的牢饭。

    庆国失去民心,整个陵州士气大降,庆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景国的新式机关出问题,然后他们拒绝圣院裁决,与景国交战。

    但是,庆国很快得到气歪了鼻子的情报,景国竟然有专门的机关后勤团,全部由工家人组成,专门负责维护新式机关!

    那些新式机关可能用不了几年,可只需要撑几个月,拿下陵州就够了!

    庆国原本的计划泡汤。

    九月的举人试后,景国吞掉大半个陵州,然后不得不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原因是陵州其余各城的读书人着急了,不断请景国友人上书内阁,让景军快点!

    十月一过,陵州全部落入景国之手。

    之后,景国内阁传出消息,年前不会再发起夺州之战。

    庆国人甚至庆国文武百官都松了一口气,这下可以过个好年了。

    丰州百姓和宗家人也松了口气,看样子最坏的情况没有发生,景国人没有对丰州进行夺州之战。

    这一整年的时间,方运都在众圣殿,担任本年度童生试、秀才试、举人试和秀才试的主考官。

    这一年,连登三科从蒙童直接中举的女子超过一千两百人。

    这一年,四位女子从圣前童生到圣前秀才再到圣前举人。

    这一年,所有女举人放弃考进士,表面上是实力不足等下一年,实际上是向方圣致敬,不想打破方圣同年连登四科成为四圣前的记录。

    这一年,举人试和进士试的考题总量增加三成,其中儒家和杂家等内容减少,其余各家内容增多。

    人族读书人各家比例出现变化,辅修儒家的比例不变,但主修儒家的比例明显减少。

    工家、法家、方家政道的读书人猛增。

    在新的一年的大年初一,方运代表众圣在论榜致辞,并表示加大力度普及景国工家技术,同时加强跟其他族群的合作,让人族更加富强富裕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景国对庆国丰州发动夺州之战!

    人族哗然。

    宗圣,便在丰州!

    论榜之上,满篇“疯了”二字。

    圣元大陆,各地读书人都在喃喃自语“疯了”两字。

    景国凭什么这么做!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做!

    后果是什么?

    虽然已经有人推测出这个可能,但还是无法承受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一旦景国出兵丰州,这就意味着人族来之不易的和平将被彻底打破。

    哪怕宗圣是全天底下最和善的人,是人人见到都会欺负的窝囊废,这一刻,也会奋起反击。

    让所有人稍稍安心的是,景国只是发起对丰州的夺州之战,并没有立即出兵。

    许多人怀疑,这只是景国的一种手段,这是在拿丰州待价而沽,以此来换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庆国皇宫之中,群臣毕至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没了宗甘雨的身影。

    因为宗甘雨早上刚刚昏迷,被送入圣院抢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庆国众官真真正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宗甘雨不在,宗家人放弃了话语权。

    没了宗家人主持,朝会陷入激烈的争论。

    “不能看着丰州被夺,必须议和,全面议和!”

    “不可!现在议和,将来一定后悔!”

    “那也胜过现在后悔!”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纠集读书人去倒峰山前,恳求方圣停止夺州之战!”

    “去倒峰山做什么,找抽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请宗圣出马!”

    “放肆,宗圣自有定夺!宗圣圣意,岂容尔等窥探!”

    “那老夫不管了,你们等着旧桃山被百万景军围困吧!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庆国金銮殿吵作一团,仿佛重现景国方党与柳党之争。

    “我们,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只能祈祷宗圣大计能成!”

    开了一天的朝会在深夜散去,最终也没讨论出如何抵抗景国大军。

    所有人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直到二月二当天人族各地吃猪头,景国也没有派出一兵一卒。

    一些小道消息流传,景国文武百官对此事争议很大。

    一些将军拒绝参与对丰州之战。

    万一宗圣暴怒,圣体降临,弹指便能屠灭全军。

    一些将军的反对引得内阁大怒,全部夺官,并禁止那些将军三代之内从政从军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候,所有人才确定,在庆国发起夺州之战前,方圣就已经在让景国准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庆国发动夺州之战,那很可能是景国主动发动夺州之战!

    而且很可能上来就夺丰州!